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玄浑道章_ 第两百零六章 寻往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7 20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误道者小说玄浑道章 第两百零六章 寻往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杏川道人与唐丰连斗了三天,依旧是没有分出胜负,而每一回,洲内之人都会前来阻止,不让他们继续比斗下去,他也是适时收手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时也是感觉出来了,唐丰似对这个事情也是一点都不急,好似也是在拖延之中。

    他回去之后,就将这事和司武彰一说,后者也是认为他的感觉很可能是对的,对方纵然开始有心拿夺师兄的尸身,可现在应该多少有一点这种用意在内。

    因为公孙泯尸身一到,白秀上人这里必然是要做出回应,连徒弟被人斩了若都没有什么表示,那又有什么人会站到他这一边?

    司武彰认为,现在白秀上人说不定还在忙什么事情,一时脱不开身,所以索性就这么拖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建议杏川道人立刻将公孙泯的尸身交出,因为张御这一边,既然关照了他们如何做,又没有主动来催促,那便说明不在乎这一天两天,那就不要去私自改主意。

    只要白秀上人不出面,那么就这样拖下去好了。

    杏川道人听完他的判断,也是乐得如此。

    他的观想图就是需要在斗战之中提升,但是一般的小喽啰和与他相差较大的人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,而有一个道法堪称高明的同辈每日陪他练手,这是平日求也求不来的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他能感觉到唐丰每日都有长进,显然随着彼此的斗战,其人也是拥有了一定的经验,不过这同样也激发了他的斗志。

    北方荒原之上,温从副转回了光烨营舰队后,向苏芊禀告了曹方定已将人拿走的消息。

    苏芊道:“你回来的正好,陪我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她来到北方,除了正经军务之外,还要顺带再接一个人。

    温从副立刻下去安排,不多时,驾着一艘小型飞舟自舰队之中出来,往北方而来,等了差不多有半天后,见从北面远远过来一艘银白色的梭状飞舟,飞舟两侧的玄浑蝉翼纹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苏芊吩咐道:“我们靠上去。”

    对面似也见到了他们,飞舟背部舱门一开,自里出来一艘白色的小云舟,看着十分扁平,周围云雾涌涌,煞是好看,这无疑是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云舟上面站着一个貌相十分儒雅的中年文士,穿着一件天青色的圆领便服,一眼看去感觉此人还是十分年轻,两眼十分有神,只是眼角的皱纹和鬓角的霜白才稍稍遮掩了那份锐气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则是站着一名白衣女子,看去二十八九岁,皮肤温润有光,身型秾纤合度,秀眸平和,她手中拿着一根缀着璎穗的赤色玉箫,整个人给人予一种温静美好之感。

    苏芊也是从飞舟之中出来,落到小云舟之上,对着中年文士行有一礼,口中道:“宣叔父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对她点点头,又笑了笑,用手放在前面比划了一下,道:“我当初见你的时候,你才这么一点高,就跟在你姐姐的身后,现在你也是统领一军的校尉了,时光当真过得是快。”

    苏芊道:“宣叔父还是风采如昔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那名白衣女子,后者对她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不过中年文士似乎没有向她介绍这位女子的意思,又笑着对她道:“你我两家之间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。

    如今青阳的局面,苏公也很关心,这次我奉命去往青阳,苏公让我也顺便照拂一下你们姐妹二人。”

    苏芊微微抬头,道:“我们不需要别人的照拂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倒没有丝毫不高兴,反而点头道: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不过你这脾气可真是和苏公一模一样,你那位兄长心思深重,功利心又太重,也就在你姐妹身上能见到苏公当年的气度了。”

    苏芊道:“可父亲却总是认为兄长才最像他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失笑了一下,道:“不提这个了,我这次来青阳要住一段时日,你在这里待了这些年,若是得闲,便先与我谈一谈青阳这里值得注意的人或物吧。”

    苏芊想也不想道:“如今洲中,最值得注意的人,当然就是玄府的张玄正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:“蔚侄女之前来书,倒也是略微提及了这位玄正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听他们提及张御,却是露出注意之色,此刻她朱唇轻启道:“听说这位玄正是从东庭都护府归来的?”

    苏芊道:“是的,当初东庭都护府的烽火点燃之后,是我带光烨营前往相援,不过到得那时,危机已是被这位张玄正一力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轻轻点头,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笑道:“这荒原上不是久谈之地,世侄女,我先和你一同回青阳,而后再慢慢详言把。”

    双方在这里分开后,中年文士回了飞舟之上,对着白衣女子恭敬言道:“这一次不知姑母准备在青阳待多久?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平静道:“我这次只是想去当年他执意要去的地方看一看,不过却要先等你办完了事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摇头道:“姑母勿以小侄为念,这次来青阳,我并不准备插手青阳的局势,当也无有太大妨碍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浅笑了一下,道:“你方才见那苏家小女郎时,说当时她才这般高,可在我眼里,你又何尝不是那个会偷我剪纸去到处贴玩的小童呢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也是莞尔,他拱了拱手,道:“那就劳烦姑母了。”

    良州检正司之中,张御这些天正在着手安排一个计划,因为要求相对隐秘,所以检正司的人都调用,动用的几乎都是修士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正在审阅下面送来的报书,有弟子来报道:“玄正,曹玄修自外归返,正在外面等候。”

    张御放下报书,道:“请曹道友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曹方定走了进来,对他一拱手,肃容道:“玄正,幸不辱命,此行曹某成功追上范尚,并已捕拿他回转。”

    张御当初安排曹方定前往,只是因为有几分追上的可能,所以抱着姑且一转的心思,没想到曹方定倒真的是将人追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曹道友,这一路之上未曾遇到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曹方定道:“还算顺利,途中遇到一个光烨营的苏校尉,自称是玄正的旧识,蒙她援手,此回才能这么快将人带回。”

    张御道:“苏校尉确然是一位旧识,原来她这回也在北原,”他抬目言道:“曹道友辛苦了,可先下去休息,过后我辈还有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肃容一礼之后,便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御吩咐身边的修士道:“把范尚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顷,范尚就被带了进来,他面容颓败,发须披散,进来之后,努力使自己镇定了一些,躬身一礼,道:“罪人范尚见过张玄正。”

    他的双腿一直在发抖,甚至身躯有些发软,不仅因为是被玄府捉拿了回来,还是因为他得知自己被直接带进了检正司。

    玄府至少还是讲规矩的,可检正司却不见得了。

    在两府之中,检正司长久是被妖魔化的,故他对检正司畏惧远远大过玄府。

    张御看了一眼,吩咐道:“给他找一张椅子,让他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范大匠忙是感激道:“多谢玄正,多谢玄正。”待坐下之后,他也不敢坐满,只是小心挨了一个角。

    张御道:“范大匠,你也应该明白,到了这里,无论是两府还是天机院,都没有人可以再帮你解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范大匠一副认命的样子,道:“是,是,罪人范某知道。”他顿了下,一边躬身,一边言道:“玄正想问什么,罪人知无不言,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张御当即问了一些其人与霜洲交通的事,范大匠也当真是毫无隐瞒,将自己与霜洲勾连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到了末了,他也是叫屈道:“我实在也是冤枉啊,我当年奉了翟副院主命令行事,要不然谁愿意和霜洲那些异类打交道?”

    张御眸光微闪,道:“翟副院主?而今此人何在?”

    范大匠无奈道:“他在四十年前就身故了,只是与霜洲接触之事,既然开始了,也就难以停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道:“当日可有什么文书明执留下么?”

    范大匠苦着脸道:“这却无有。”

    这位副院主把这些隐秘之事交给他干,那不是看重他,把当他心腹么?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,他又哪还会去要什么明执文书?

    张御思索了一下,不知为什么,他总感觉自己与这位翟副院主曾经打过交道,可对方若是在三十年前就故去了,那么这应该不可能的事,可他再是一想,却是无端想起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过去片刻,他才继续问道:“青阳洲中有许多未在载册的造物人,你可知此事么?”

    他只是本来试着一问,并未想能得到什么太多,不过范大匠却是立刻点头道:“有,有,我巨州天机院这些年来也着实打造过不少此类造物人,不少据说是用来当做两府官吏的替身的。”

    他表功一般说道:“本来有上面关照,不准录在载册之上,不过罪人向来记性好,每一个都是记在心中了,玄正若需要,罪人稍候就可默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