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鲸落海底_ 37.036 谷欠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7 20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枝袖小说鲸落海底 37.036 谷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沉木香味, 无声无息的萦绕于鼻间, 令人忍不住就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沉的脚踩在地上, 不一会儿,鞋底就传来了几丝灼热之意。

    ——这难道是……地暖?

    这一念头刚闪过, 脑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小段资料:这是由火石打造而成的地面, 常年散发着热度, 是冬季来临时,褚国人民必备的矿石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里真是个神奇的朝代, 竟会有这种矿石, 如果现世有这种石头的话, 北方的供暖公司大概就失业了吧?

    还有就是,这个建在龙朝山下的奢华地宫, 难不成就是褚帝的陵墓?

    ——不过如果真是这样, 那还真是有点……

    ——重口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就在沈沉彻底走出那个长廊后,一大块绘着壁画的石壁缓缓的向左挪移,直到把那长廊入口全部遮掩,紧密贴合,看不出一丝一毫缝隙,仿佛是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——可谓是巧夺天工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如此,沈沉却突然有点慌, 心里莫名的惴惴不安起来, 而这种不安则在自己走到距离那张大床十步之遥的地方达到了顶峰, 随后, 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沈沉背后的褚帝却伸手抵住了他的背部,低声道:“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死士沉默了片刻,再次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尽管,沈沉并不是很清楚褚帝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会突然想要跟他做一次,但那毕竟是自己心上人的一部分,而他也并不是一个扭捏的人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喜欢才会对对方有欲.望,才会想要更近一步的感受那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沈沉是这样想的,但就是不知道白荆——或者是现在的褚坛渊会不会也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零三。”褚坛渊忽然从身后拥住沈沉的身体,又将下颚抵在他左边的肩颈处,用柔软的双唇抿着他的耳垂,声音低哑道:“朕可以坦白的告诉你,跟你做的一部分原因,是由于朕体内的余毒发作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沉默不作声站在床边,在听到褚坛渊的话语后,他心里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——难道说,先前在树上偷听到的[他活不久了,再等三个月]的字眼,真的指的是褚帝?

    ——余毒发作,也就是陈年累积下来旧毒,肯定不会是最近才中的,而既然与人交.合后才可解毒,说明这种毒有点类似于春.药,极其烈性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——但能给帝王投毒,并且使其成功中毒,下毒之人只能是平常与帝王接触密切的,所以,后宫嫔妃的可能性很大,侍候多年的夏公公和德公公的嫌疑也很大……

    “但主要原因还是,朕真的很想进.入你的身体,没有任何缘由的。”褚坛渊用舌.尖勾.舔了一下死士的耳廓,眼中的墨色浓郁,涌动着令人战栗的情.欲。

    “唔!”沈沉不知不觉跑飞的思绪被突然打断,他微微睁大了眼,双唇被身后之人的手指轻轻按住,用微凉的指腹摩挲着唇缝,并时不时的探入几分,触.摸着他的齿关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沈沉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大脑变得有些昏昏沉沉,且从身体内部涌现出了磨人的热意,而那沉香的味道则变得愈发浓重。

    ——这个该死的沉香果然很有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褚坛渊声音沙哑的命令道,吐出的温热气息尽数扑洒在沈沉的脖颈处,令他的头皮阵阵发麻。

    沈沉只感觉大脑变得愈发不清醒,于是,他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,秉着仅存不多的理智艰难道:“陛下,秋猎……要开始了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但刚一松开齿关,沈沉的口腔中便被钻入两根手指,挑起那湿滑的舌在指间肆意把玩,而后,便听见褚坛渊低笑一声,道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龙朝山,秋猎祭台。

    青鼎上插着的数根香烟已经燃燃烧起,袅袅白烟漂浮于半空中,带着鬼脸面具的九名祭司跳着奇怪的舞,口中吐露出晦涩的梵文。

    而祭司的脚腕上,手腕上戴着的铃铛不停的响起,他们围绕着青鼎转了九圈之后,纷纷拿起搁置在祭台桌上的酒盏,以一种特殊的姿势将里面的烈酒浇灌到青鼎前放置的巨大的火盆里。

    烈酒倾倒,火焰窜起。

    三杯金酒敬鬼神,佑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
    三杯银酒敬帝王,国之繁荣,民之安康。

    三杯铁酒敬子民,安居乐业,笙磬同音。

    “秋猎,起——!”九名祭司高声道,与此同时,五角尖端处放置的火灯骤然亮起,各国的精锐士兵鱼贯而出,骑马进入了龙朝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锡国阁楼观景台上的娄桥的拿着一根箭支在手中把玩,他单手撑颚,坐在软榻上,任由暗红色的龙袍迤逦于地。

    而坐在一旁在指甲上涂抹蔻丹的娄罗荼漫不经心道:“陛下,您真的决定要跟褚国的帝君联姻?帝君与帝君联姻,这可真是闻所未闻,未免也太大胆了些,况且,不是还有本宫么?”

    娄桥眯了眯眼,轻轻松将手中的箭支往前一投,无比准确的插.进了不远处的箭篓里,轻声道:“在其余四国的帝君中,孤认为褚帝的心计谋略,以及思想高度达到了制高点,而且,你信不信褚帝也有将其余四国全部收于麾下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娄罗荼瞥了他一眼,吹了吹艳红的指甲,慵懒道:“就他那个病秧子?呵,大概也只是想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锡国尽管兵强将勇,但却并没出一个真正的,有大智大谋的将军,孤王年少,学识心计远不如其他的四位君主,在执政用兵方面还需继续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而褚帝不仅仅是个君王,还是位久经沙场的将军,且锡国相比较其余四国而言,算是个小国了,更何况现在锡国的朝堂腐朽,军权四散,孤能调动的兵力怕是只有一小部分,在这么下去,国破家亡也就不是说说而已。”娄桥勾起唇角,眸色暗沉,“所以,孤必须找一个强大的靠山,助孤将那些兵权一一收回来,而后联手,再将其余三国收复。”

    “五国间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和睦,而实际上却是大大小小的摩擦不断,这天下大势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五国的战争是必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被迫引入五国战争,倒不如先发制人,夺得主动权。”

    听此,娄罗荼的脸色也逐渐凝重起来,她缓声道:“可是,你怎么能保证褚帝会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会答应。”娄桥面上的笑容变得极其妖冶,他望着重重纱幔,声音低缓道: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孤研制出了情缠之毒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地宫,主殿。

    箐琉草被衣服包裹着掉在了地上,散落了一地,而硕大的宫殿中流动着空气却带着几丝黏.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面具还真是碍眼很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……慢,慢点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开始爽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【河蟹爬过,详见微博】

    事后。

    重重纱幔被扯的乱七八糟,柔软的床榻上也变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沈沉目光空洞的望着镶嵌在大殿顶部的夜明珠,安安静静的感受着身体以及后面的酸痛感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发展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,先不说谁上谁下的问题,单凭褚坛渊的病秧子的身体,竟然能将他折腾一天一夜……

    他错了,褚坛渊他一点都不虚,虚是他才是。

    沈沉艰难的翻了个身背对着某个禽.兽,而后缓缓闭上酸涩的眼,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依依浮于脑海,令他的心情变得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——自己怎么能……

    ——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受了呢?

    而且,还受的几乎毫无反抗之力,被翻来覆去狠狠艹了个遍。

    一室静谧。

    褚坛渊闭着眼,在察觉到身边之人稍稍离开了他的怀抱后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又将其捞了回来,并在对方的发顶轻轻烙下了一吻。

    由于余毒被彻底解了一部分,所以,被压制很多年的两成内力恢复后,使他的气色也好了许多,没有先前那么苍白了。

    身居高位十五年,他几乎没有一天能睡好觉的,就算是浅眠,被惊醒的次数也多的数不胜数,一闭上眼,便是自己母妃持刀割他的肉的情景,再者,则是他那些皇兄皇弟将他推进寒池中的一双双手。

    但是,昨夜他却睡的很熟,可以说是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往日黑夜中的惶恐不安,孤寒难耐的负面情绪尽数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心安。

    尤其,在抱着怀中之人的时候,那种安定,平静的感觉,几乎令他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沈沉感受到自己的腰间横过了一条手臂,他不禁感到有些喉咙干涩,哑声道:“陛下,请问有……水么?”

    褚坛渊纤长的眼睫颤了颤,而后起身靠在床头,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暗金色的龙形浮雕上轻轻敲了三下,隐隐的水流声传来,随即,床头开出了一个方形口,装有清泉水的墨绿色九龙杯就搁置在里面的托盘之上。

    褚坛渊拿起九龙杯,神情淡淡道:“需要朕喂你么?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