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我在仙界种田苦_ 第215章 藏月峰颜控大师姐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5 15:5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yx鱼鱼小说我在仙界种田苦 第215章 藏月峰颜控大师姐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明决定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朱唇轻启,“好听、好看且有趣儿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净尘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能入颜控明决的眼,自然说明那小姑娘的确是长得不错。

    他打量了一眼柳忆香,发现少女的脸逐渐长开,正绽放着独属于她的风情。

    他怎就忘了明决是个把容貌放在第一位的修士呢。

    那他是不是就能理解为,明决用这般冷淡的语气与他说话,是不是也间接表达出了他很丑的意思?

    刚才他分明瞧得清楚,明决对那位少女笑了。

    两相对比,自然能看得出其中的差别在哪儿。

    内门修士这边虽布了隔绝声音的法阵,但根本就瞒不了掌门与化神长老。

    倒是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明决和柳忆香之间的交锋,他们也瞧见了,此时倒是诧异得紧,她们二人竟认识?

    本来缥缈宗内门弟子布阵法,就是为了不让参加七大宗门比试的修士们听见。

    心知阵法瞒不过掌门与化神长老的耳朵,何况他们也没想瞒着掌门,防的是坐于另一边去参加大比的师弟师妹们。

    他们上掌门的云朵船时,就看见先一步上来的师弟师妹们对他们很是好奇,心中顿时就明白了,掌门一定是没有告诉这则消息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秘境名额一事本就不得马虎,秘境中灵宝众多不假,但也得有那个命拿才是。

    柄清选择进入秘境的修士,大半部分都是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会有如此决定,自然是因为有他的思量在里面,同为筑基修士,进入了内门的弟子底蕴会比外门弟子深厚一些。

    内门弟子无论是在道上的理解,还是眼界,又或是随机应变能力,都比外门弟子了解得要更透彻一些。

    柄清自认对这些外门弟子的待遇也算是不错了,哪些修为与表现还算可以的,他都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意念设置好云朵船的飞行路线后,柄清便阖上了眼眸养精蓄锐起来。等到了绝灵之地,恐怕还有得掰扯,自然是要好好将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净尘一噎了半天,才极为不情愿承认了自己没有一位小女娃好看的事实,鼻息间不禁又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明决侧过头,“你是猪?”

    净尘一身子僵了僵,霎时就明白了明决的话外之音,只有猪才会一直哼哼。

    阳山大手在净尘一的肩上拍了拍,冲着他挤眉弄眼,大着嗓门道,“啧,就算我们净尘一长得不如那位师妹好看,明决你也不能如此无情吧。”

    阳山是位男修,他上半身只着了块不知是什么灵兽的皮毛,皮毛遮住了右肩往下自左腰的皮肤。左肩的暴露在外,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。

    小麦色的肌肤有大**露在外,可以清楚的看到,肉身肌肉线条根根分明,光是由此就能猜出他肉身的力量究竟是有多强。

    修真之人,自洗经伐髓引气入体后,会将体内残余的浊气排出体外,体质变得更为适合修炼。

    同时他们的容貌也会发出一些细微的变化,不说变得有多好看,至少肌肤是会变得白皙一些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来修真界还真就没有什么多难看的人,只有少数一些人才长得丑,便是洗经伐髓也拯救不了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净尘一不属于此列,他的姿色的确是属于中等偏上一点,说不上多俊,只是不丑罢了。

    但明决对于美色的要求可不低,仅凭他这样的,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宴酥抬眼看了看真传弟子阳山,不知想到了什么,嘴边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阳山你的意思是想与藏月峰的天骄比上一场喽?”

    宴酥是一位容貌普通的女修,姿容虽算不得上乘,但她的修为可不弱,周身自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气质,宴酥也是缥缈宗的真传弟子。

    阳山顿时哽住,想到过往的遭遇,心中顿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连忙反驳。

    “宴酥,你想与明决一战别牵扯上我,谁打得过她呀!”

    宴酥此话一出,有几位气势不输宴酥的修士,顿时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不怪阳山如此不经吓,实在是明决这厮战力极为凶残,以金丹后期修为就能越阶与元婴一战,且还赢了!

    但这也不是说他就怕了明决,若是因修为不敌别人,便心声退意,在道之一途自是走不长久的。

    身为青狼峰下的真传弟子,他完全没在怕的,当时就脑子一热找上她,想要与之一战高低。

    明决得知后,别的都没管,首先看的就是他的脸好不好看,结果那一副五大三粗的汉子模样,自然是被颜控明决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阳山本就是个好战的性子,那能乐意吗,整日在明决面前晃悠,为的就是能和她一战。

    明决整日都要面对这张细看有些丑的脸,实在是无法忍受,便道:要战可以,拿出筹码来再说。

    也是他当时脑子昏头转向了,明知不可能赢得了她,便答应输了就给明决灵宝作为报酬。

    于是吧,明决长达一个月的单方面揍人一事,也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阳山初时还乐呵呵的,能与这样的高手交战,对他的战意提升得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但长久被她单方面殴打下来,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没一块好肉不说,他攒下来的小金库也差点输没了,阳山哪里还能维持得住。

    待储物袋内的东西没剩几样,这时他才猛然醒悟过来,说什么也不打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,本意就是想试试他和明决的差距究竟在哪里,顺便还能磨炼磨炼他的道心。但交手后,才发现自己拿她还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修炼的,修为竟如此变态。

    要知道金丹期与元婴期之间的那道鸿沟无比巨大,跨过之后,又会是不一样的天地。

    他对金丹后期修为能跃阶挑战元婴修士,并且还赢了这事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被单方面殴打了一个月之久,毫无还手之力的他这才相信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阳山这事弄得倒是沸沸扬扬的,内门修士几乎全都从他身上,清楚直观的感受到藏月峰的大师姐究竟是有多强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便是——明决是颜控。

    此战过后,真传弟子基本都对明决很是敬佩。

    强者为尊这点,不拘是在哪儿都尤为适用的。

    在阵法中的内门弟子眼观鼻鼻观心,丝毫不敢掺和进真传弟子的事里面去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凝结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净尘一轻咳一声,打破了尴尬的境地,“明决,到时入秘境,咱们要不要一起……?”

    眼观鼻鼻观心的内门弟子们,听见师兄的话后,霎时抬起头,眼中有激动之色流露。

    明决师姐有多厉害自是不用说,若是跟随着她,遇上别宗修士还不是任他们拿捏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都是他们的想象罢了,两百多位修士,怎么可能全都由明决带领着。

    介时找到的灵植或是灵宝,究竟是算师姐的还是算他们的?

    何况人全都聚集到一起了,在搜寻秘境宝贝时,数量肯定会大幅度下降。

    少女瞥了他一眼,“你确定不会拖我后腿?”

    净尘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个修为能拖什么后腿,他看就是因为明决嫌弃他长得不太好看,拖后腿不过是说辞罢了。

    净尘一想和明决一道自然是有原因的,他和她同在藏月峰,一直以来便对这位修为强的师姐很是尊崇,他把明决立为了目标,势必要追上她的修为,可以说是他的老大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可惜,老大是个颜控。他长得又不好看,入不了她的眼,对他除了嫌弃还是嫌弃。

    净尘一叹了口气,高深莫测的目光定在了不远处正吃着什么东西的少女身上。

    少女正是柳忆香。

    和明决交换了口型后,她便不在机会,接过大黄在修炼时抽空做的灵米团子,小口小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不用担心吃灵食会不会惹人怀疑了,初入宗门时还得收敛着点,都不敢在外面吃,生怕被别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以她在宗门领到的灵石,还有在外历练那段时间抢到的灵石,根本就不用再担心这些。

    灵米也不贵,一斤灵米也就四十枚下品灵石,一斤能做出好多个像这样子的饭团子呢。

    灵米饭团子在大黄手中变得又香又糯,甜的、咸的应有尽有,口感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卖灵米惹人怀疑,柳忆香还真想把系统背包里的灵米拿去卖了。

    谢非玄离她最近,很清楚就能闻到身旁传来的香味。

    转过头。

    一人一狗吃得香甜,大黄吃东西的模样与柳忆香简直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少年轻咳,怀里的蛙也学得有模有样,“呱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黄翻了个白眼,看在谢非玄那小子做过吃食给它吃的份上,极为小气的摸出两个团子,扔给他们。

    入口是软糯的口感,团子里面好像包了什么,回味甘甜。

    谢非玄的眼睛骤亮,意犹未尽的看着大黄。

    然而大狗却转过身子,留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远处的净尘一咽了咽口水,好像灵米团子很香的样子?看着她吃饭的模样,怎地莫名就觉得自己也有点饿呢?

    不止是他,其实这些去参加宗门大比的修士都觉得有些饿了,此时都有些后悔,早知道就咬牙买上半斤灵米了,也好过辟谷丹的滋味儿呀!

    香气太过勾人,有几位直接就拿出辟谷丹吃了起来,想象自己是在吃美味的灵食,才觉得心中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柳忆香许久不见大黄,从心念相通得知它成功成为了缥缈宗灵食堂的灵厨师。并且还认识了一位待他极好的灵厨师,给了它许多吃食不说,几乎是一见如故。

    惹得柳忆香很是狐疑,一见如故是假,恐怕大黄是看在吃食的份上才与那灵厨师交好的罢?

    狐疑之外,少女又很是欣慰,她家的蠢狗子,终是能挣灵石给她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懂大黄的,莫过于柳忆香,她猜得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见大黄吃下一个团子后还想再吃,少女看见它那圆滚滚的肚皮很想阻止它。

    但想想大狗所说,每日修炼以后,便会觉得特别饿,她终是作罢。

    大黄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,会是因为暗金血的缘故吗……

    它需要天材地宝才能淬炼血脉,柳忆香觉得她种的灵植还是太少了,不知周瞿现在有没有做好准备?

    忽然就有些想她了呢。

    (;´༎ຶٹ༎ຶ`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朵船逐渐安静下来,大多数都陷入了打坐中,修养着身体,为接下来的比试做准备。

    只不过没有进入那种深层次的状态罢了,倒也不怕其他修士扰了思绪。

    柳忆香很想进云梦里面种田的,还不知道要多久时间才能到呢,这般岂不是浪费了她那一品灵田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五行秘境不远处,身着各色法衣的修士面色凝重,防备的看着其他宗门长老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过去,演武台也搭建好了,就等到宗门比试之后定下进入秘境的名额了。

    倏然,布好的阵法似是被触动了一下,有人在急速接近着这里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不担心会是别人,七大宗门合力布下的阵法,元界谁人能破?

    能进入阵法里面,且杀阵没有启动,自然是哪位宗门的修士到了。

    剑阁的长老们豁然睁开眼,一抹喜意跃上脸庞。

    他们能很清楚的感知到那股冲天剑意,无须怀疑什么,必定是剑阁的修士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剑阁掌门元贞带着剑阁的修士率先到达。

    七大宗门合力建起的比武台,正好遮住了秘境,秘境四周往外延伸百里的距离,都被他们设计了阵法,倒是不用担心有人借机进入秘境里面。

    便是早就知道秘境在这儿的修士动了心思,也不可能接近得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时间,其他宗门来参加比试的修士也陆陆续续到达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缥缈宗与忘情谷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从静有些着急,怎地掌门还没带着弟子们过来,别不是出现什么变故了吧?

    其他宗门还没开口呢,神道宗掌门朱寻就憋不住了,不禁阴阳怪气道:

    “我看有的宗门呀,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从静目光如炬,属于化神的威压瞬间向他压过去。

    化神修士的威压,岂是元婴期的朱寻能承受得住的,他霎时闷哼一声,腥甜涌上喉头,险些就没忍住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神道宗的白眉修士出手了,灵气微动,涌上朱寻的方向,替他化解了这股威压。

    朱寻大手握拳,抵在唇边咳了声,借机压下了体内翻滚的气血之力,也……掩住了眼中的阴鸷之色。

    白眉修士不紧不慢,带着一股压迫的意味压向从静,“道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从静冷笑,正想开口反驳,突然听见一道熟悉得声音传来,便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。两月之期到了吗?这不是来了吗,怎么着?你还时兴凡俗间夫妻那套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?我看有的人呀……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从静只觉得心中畅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开口骂人的真是柄清,他一来就听见神道宗在那里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,学朱寻的语气学了个十成十,把这话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没道理他们含沙射影,他缥缈宗还得惯着他呀!

    该骂就骂,他又不是朱寻的爹,没得惯实了他不是。

    朱寻勃然大怒,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